QQ飞车刷车软件,活动资讯官网为您提供最新的qq飞车资讯以及攻略视频和免费的qq飞车刷车软件2017 www.shuache1.com 攻略网】

 

2015最新奢华版刷车软件【软件下载】:

 

QQ飞车刷车软件【2017年最新版】

免费的qq飞车刷车软件_qq飞车视频教程下载_以及最新的免费刷qq飞车刷车软件下载

qq飞车免费刷点卷_qq飞车怎么刷点卷我们飞车刷车网站也会教你们怎么免费抽奖抽到S车

友情提示:(软件由C++和java编译而成,可能会造成杀毒引擎的报毒以及拦截,关闭杀毒软件打开即可!)

qq飞车刷车软件下载1.pngqq飞车刷车软件下载2.png

观看教程视频请自行调节画质的清晰度,方便使用软件!


 

qq飞车刷车代码辅助

作者:Admin 浏览: 发布时间:2017/7/17 9:01:30

qq飞车刷车代码辅助

 

 ███████加QQ100610422████长期提供2017最新qq飞车刷车软件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
☆★☆★☆★本站提供2017最新qq飞车刷车软件下载,qq飞车刷车辅助下载,qq飞车免费版刷车软件,刷车代码☆★☆★☆★

 “因为你太小,因为你不愿。”太史阑温和地道,“会被主动尘封的记忆,一般都是对本人伤害极大的事。你那么小,我怎么忍心告诉你真相,逼你自己再面对?你一旦面对,你自己也知道,你将面临最为难的抉择,你必须去考虑要不要杀她为你父皇报仇,你将不得不彻底以她为敌,这对你来说太痛苦。如果今天不是你提出要去问她,我还是想等你再大一些,再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景泰蓝怔怔地道,“这样也是在姑息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猜测,真相在你自己脑中。”太史阑傲然一笑,“另外,我有信心保护好你,哪怕她居心叵测。”

    “麻麻……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?那本《太后秘史》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秋容有提到这事,但是很含糊。到目前为止,并没有任何实证来证明真相。唯一的真相,在你自己那里。”

    太史阑拍拍景泰蓝的手,发现他的手已经冰凉,顺势将他的手揣起来搁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宗政惠当年的孽,也该让景泰蓝明白了。虽然她还是怜惜他太小,但这些年他的担当和作为,让她很满意。孩子长大了,肩膀已经可以尝试承担更多。

    宗政惠已经和景泰蓝彻底撕破脸皮,如果不把她的恶迹揭穿到底,让景泰蓝彻底对她失去眷恋之心和幻想,她怕将来景泰蓝还是难免受伤。

    景泰蓝将脑袋埋在她怀里,还是和当年样,用大脑袋来蹭她,她伸手抚摸着他光润的发,怀中的孩子已经长大却又没有长大,她觉得如今她比当年更爱他。

    良久他抬起头来,小脸干干净净,道:“我想好了,麻麻。”

    她凝视着他,知道他一定偷偷哭过,但是完全看不出痕迹。她心中酸楚又欣慰。酸楚的是她的半路儿子现在已经不再扭在她怀里大哭,欣慰的是他至今仍只在她怀里哭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的眼睛。”她轻轻地道。

    他抬起眼,眼前不是她的眸子,是一口深井或者是宇宙深渊,天地昏暗,星光浮沉、飞旋、爆裂……

    旧梦浮沉,尘封记忆,那一夜黑暗的宫室飘飞的帐幕,那一夜沉厚的地毯昏黄的灯火,那一夜满地泼洒的药汁……女子惊惶的脸……男子愤怒的脸……尖声嘶叫……挣扎……伸出向天的痉挛的手指……喷在床榻上的黑色的血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景泰蓝忽然一声尖叫,一蹦而起,蹬蹬蹬地就冲出门去。

    太史阑一跃而起,紧跟其后,并厉声阻止闻声赶来的惊慌的宫人,“站住,原地等候!”

    他在前头狂奔,小小的身影似逐梦而去,又似要将噩梦甩在身后,路过的宫人躲避不及,惊惶地张望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景泰蓝忽然停下,仰头看着头顶的匾额。

    “承御殿”。

    皇宫正殿之一,先帝旧日起居之所,当初先帝就是在这里驾崩。

    景泰蓝怔怔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承御殿之前一直封殿,景泰二年太后吵着要回宫,为了逼走她,容楚使用了承御殿,之后承御殿受到了一定的破坏,修理后再次封闭。

    景泰蓝潜意识里,不愿意接近这宫殿,除了那次太后回来呆了一阵,其余时间他从未来过。

    殿宇高阔,日光从承尘上的窗户射下,光柱里无数浮尘游动若舞,殿宇中所有器物,都用黄绸覆盖,看上去明明暗暗,像一群等待被惊醒的兽。

    这只兽,叫记忆。

    景泰蓝脚步停也没停,直奔寝殿而去,大片大片垂地的帐幔被他用力掀起,腾起一阵淡淡的烟尘,扑在随后的太史阑脸上。

    景泰蓝最后停在那张雕龙镶凤十二幅烧瓷江山图的琉璃榻前。

qq飞车刷车软件免费版不用激活下载

qq飞车刷车是真的吗

qq飞车刷车软件卡盟

qq飞车刷车方法

qq飞车刷车软件2016



    榻是先帝驾崩时睡的榻,榻上的用具自然早已换过,换完就锁了宫,床上平平整整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景泰蓝毫不犹豫,呼啦一下掀开了那层厚厚的金色绣龙凤呢绒毯。

    花梨木的宝榻边缘,靠近枕头的地方,赫然有一处较深的印子。

    太史阑蹲下身,闻了闻,虽然时光久远,她还是凭经验敏锐地感觉到,这是血印。而且看这颜色这么深,说明血当初流出来的时候,就是黑的。

    多年前,流在榻上的黑血印……

    景泰蓝靠在床头,手指慢慢摸上去,太史阑这才注意到,模糊的光线下,差不多位置,木榻上还有一些深深浅浅的印子,看上去像是被尖利的东西划的,缝隙里还有点发亮的东西,仔细看是金粉。

    太史阑明白这是什么印子了。

顶部】 【关闭